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黄河专题> 胡律师说法
【胡律师说法】吴鹤臣众筹遭质疑 狼来了谁还敢捐钱
编辑:胡耀宇    2019-05-07 10:43:46    来源:黄河新闻网

 近日,德云社成员吴帅(艺名吴鹤臣)因突发脑溢血众筹100万,其妻子张泓艺就网民质疑回应,两套房子属没房本的公租房,陪嫁的车为了照顾两个病人也不能卖,两部华为P30Pro手机是发病前预定的。尽管手续证明一应俱全,网友们仍然不买账,有的网友直呼“因病致富”“网络乞讨”。众筹本以诚信与善良为根本,何以走到今日尴尬境地?

 当众筹平台沦为诚信陷阱

 2016年《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实施,其中第十条明确,个人募捐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者个人负责。水滴筹、轻松筹等的众筹平台没有法律义务对个人求助者所提供信息进行审核,指望打着“无手续费”的平台倒贴钱搞摸底调查也不现实。于是,个人众筹的低门槛加上内容审核真实性难保证导致了求助者和施助者之间的信息不对称。打着献爱心的幌子架不住总有人诈骗牟利,或者即使没这么严重,夸大治疗难度和医疗费用、隐瞒真实财产情况,为了不降低生活质量而募捐,甚至将善款挥霍消费的不在少数。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众筹平台的初衷在于通过网络调动社会资源,让看不起病的家庭、个人重拾希望,然而钻空子的人大有人在。还记得2016年的罗一笑事件吗?白血病女童罗一笑的遭遇激发了广大网民的同情心,其父罗尔一篇《罗一笑,你给我站住》获得100万+点击量,赚足眼泪的同时还有超200万善款,随后此事被证实其实是一起精心策划的营销案例。罗尔于深圳、东莞拥有3套房纹丝不动,每天靠朋友圈转发打赏就能入账5万元。无辜的笑笑小朋友终在嘈杂的舆论风暴中辞世,总计252万元的赞赏资金原路退回网友。

 2018年7月,广西南宁市武鸣区的邓女士发起水滴筹,宣称女儿黄某病重,筹得25万余元,经网友爆料,邓女士有店有车,名下好几套房。黄某和爆料人互喷,“你他妈给了多少,我给你报销好吗……我妈能挣钱关你什么事?老子家里住的房就算几百万元关你什么事?”事后,母女俩网上道歉,退回善款。

(黄某QQ空间截图)

 狼来了,所有人都是受害者

 狼来了的故事家喻户晓,一次次的欺骗透支人与人的信任,损耗公众善心,居心不良者为了不义之财舍弃了为人尊严,一朝败露遗臭万年,没有人愿意再次相信你。道德滑坡,诚信崩塌,当全社会面临诚信危机只会人人自危,目睹天灾人祸和疾病死亡,我们每个人都会在心里打个沉重的问号,这是真的吗?我的捐款会不会被狗吃了?最可怜的是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将看不到援助之手。正如雪崩发生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所有人都将会是受害者。

 坏人做恶、好人坐视哪个危害更甚?社会诚信系统仿佛一栋高楼大厦,有人做恶就得有人纠正,否则一颗螺丝钉、一块砖头的损坏都可能危及整体大局,牵一发则动全身,纵容不管必定加速堕落衰亡。

 道歉有用的话,还要法律干什么?

 每每发生诈捐事件,当事人道歉退款,网民舆论谴责,然后复归平常当做无事发生。不禁想问,法律及执法者在整个过程中为何总是沉默不语?

 专业的事按专业的办,将个人网络募捐纳入法治轨道,要让空手套白狼的失信者寸步难行,要让虚假众筹的违法者承受应有制裁。鉴于赠与行为的无偿性,求助者零成本获益不能让公众自担风险,权利义务的对称原则下要求本人公开收入财产信息并不过分,当然涉及个人隐私需要立法尽快打好“补丁”。

 众筹平台应与民政部门共同扛起把关人的责任,不光要审核求助者身份信息和医疗手续,后续跟踪监督不可缺少。及时发现违法违规行为立即对接公安、司法机关,显著提高违法犯罪成本,建立黑名单制度并绑定个人信用档案,尽最大可能保障信息对称。

 

 

 

 


  • 黄河新闻网手机版

  • 黄河新闻网官方微信

  • 山西省委社情民意通道

手机黄河新闻网
www.sxgo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