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黄河专题> 胡律师说法
【胡律师说法】女拳师围攻Papi酱,姓氏纠纷何解?
2020-05-14 16:32:22    来源:黄河新闻网

刚刚过去的5月10日母亲节,网上并非风和日丽,网红Papi酱发微博感叹当妈辛苦,随后遭到极端人士“网暴”,只因Papi酱生子随夫姓胡。

真女权从不强迫他人选择

“婚驴”“X癌”“胎器”……评论用语毫不掩饰对同为女性的物化和侮辱,微博“女权”群体所作所为愈发病态。万物皆可性别歧视,阴阳怪气跟帖打拳,气抖冷哭伪装可怜,煽动男女性别对立,如今丧心病狂到反婚反育,认为凡是结婚生子的女性都是屈从于男权的奴隶,都是自甘堕落的“婚驴”生育机器,急不可耐地贴标签划清界限,仿佛女人就是要通过为难女人才能凸显自己的独立。

搞“双标”只享受权利却拒绝义务的不是女权,贬低男性激化群体矛盾的不是女权,打着女权旗号带节奏收割流量的不是女权,情绪化地围剿已婚已育女性更不是女权。一个文明的社会应当是理性且包容的,应当尊重女性的选择自由。结不结婚、要不要孩子、孩子跟谁姓都由她自己选择,无需外人指指点点说三道四。

冠姓权是个什么权?

冠姓权在我国天生不是个法律概念,民法中只有姓名权,没有冠姓权。《婚姻法》第22条,子女可以随父姓,可以随母姓。姓名权随自然人出生而产生,是基本人格权之一,每个公民有权决定自己随父姓还是随母姓,换句话说,姓名权的主体是与姓名相对应的本人,而非其父母。

近几年,姓氏纠纷增多,甚至成为许多婚姻破裂的导火索。姓氏争夺战的原因很简单,1、女权思想传播,女性社会地位提升,女性获得话语权;2、全面放开二孩政策,传统家庭伦理规则受到新理念的冲击;3、法律空白,缺乏姓氏纠纷解决依据。

子随父姓的传统悄然发生着改变。80后90后夫妻双独生子女居多,背后的两个家族“门当户对”,经济条件相差不大,或者女方更优。经济基础决定家庭地位,孩子姓什么、上哪家的户口,成了两家经济实力的较量与社会地位的博弈。确定孩子姓氏,如今的小夫妻不仅婚前要考虑清楚,婚后有了二胎也要遭受第二次鸡飞狗跳。

姓氏纠纷怎么解决?

1、协商暂定子女户籍登记姓名。在法律无法给出明确答案的现状下,双方只能协商暂定孩子姓名,待其成年后再自行变更姓名。只要双方意思表示真实,签订姓氏内容的合同有效。

2、采用双姓制。父母的姓拼合成子女姓,比如张王梓涵,李赵浩然,刘陈一诺……不过这样也会产生新的烦恼,谁的姓排在前面恐怕又要吵架,而且,假如每一代都采父母双姓,用不了几代,中国人的姓名就要比毕加索长了。

3、抛硬币、抽签,正反都是50%概率,省得争吵不休。你问万一硬币立起来怎么办?我也不知道。

4、最好办法:未婚男女找同姓结婚,完美解决。


  • 黄河新闻网手机版

  • 黄河新闻网官方微信

  • 山西省委社情民意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