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黄河专题> 胡律师说法
【胡律师说法】你可以反对两头婚,但请别妖魔化
2020-12-25 11:02:08    来源:黄河新闻网

朋友,你是否还在为给多少彩礼、买房加不加对方名字、要不要生二胎而焦虑?两头婚了解一下。

两头婚又名两头蹲、两家并一家,流行于江浙一带农村的独生子女家庭,不同于嫁娶传统婚姻形式,表面上双方“不嫁不娶”,内里则互相嫁娶,或无彩礼嫁妆,若有则“门当户对”,一家一房。与父母近则周末短住,远则轮流过年,一孩一姓,小孩对爸妈的父母都称爷爷奶奶。

最近,微博上“两头婚”话题热度居高不下。有人未详细了解就狂喷一顿:“花式啃老”、“不过是互相代孕”、“各过各的没一家人的温暖”……理性看待两头婚似乎不容易,但妖魔化也大可不必。

两头婚的本质:独生子女家庭的双赢博弈

网友对两头婚感到新鲜,“包邮区”群众却不陌生。在过去,条件优越的女方招上门女婿,可独生子人家爹妈也不愿意,于是选择退而求其次,小夫妻两头住、两头跑,这样上门女婿的心理压力少了许多,可称之为入赘的变种。

1982年计划生育写入宪法,之后部分省份放开“一胎半”和双独二孩。2000年后,这批独生子女开始谈婚论嫁,又逢城市化拆迁改造,手握三四套房者不稀奇,物质财富的极大充裕让门当户对成为硬性指标,两个家族追求平等的子嗣延续、财产继承、养老陪伴。昔日农家的折中妥协随着新市民进城而扩张,成为婚姻的另一种选项。

两头婚会大范围普及吗?

我看不会。

第一,两头婚始于独生子女,终于独生子女,全面二孩放开后,两头婚将伴随独生子女减少而减少。

第二,多数地方不如江浙地带发达,名义上“不要彩礼”,实际双方均自备一套婚房,房产负担并没有减轻,欠发达地区的普通家庭真学不来。

第三,新瓶装旧酒,将过去倒插门的后遗症转移。姓氏争夺依然是避不开的一道坎,过去上门女婿要改姓落户,现在则把麻烦向下一代传导。比方说,双方约定了两个孩子的姓氏顺序,如果因为身体原因只能生一个,另一方怎能接受?又如,一方婚后反悔,希望两个孩子都随自家姓。而且,“爷爷奶奶”潜意识里难免更偏爱同姓小孩,异姓兄弟姐妹会不会产生身份认同障碍?

返璞归真,婚姻幸福不在于形式

评价一种社会现象需置于特定社会视角下,时代自会做出公允全面的判断。比起消极的不恋不婚不育,两头婚至少是一种积极的尝试,它在传统和现代间达成和解,在青丝与白发间联系紧密,让婚前财产、传宗接代、育儿监护、养老陪伴等现实难题找到出口。

透过现象看本质,两头婚契合法治优势。它超脱出约定财产制的局限,通过婚前协商制定家事纠纷的解决预案,将婚后的“鸡毛蒜皮”郑重其事地摆上了台面。推心置腹的谈判胜过虚与委蛇的应酬,权利和责任趋近对等,双方距离拉近,女性话语权得到尊重。

谁都不敢保证婚后生活必然完美。两头婚也会有夫妻吵架、婆媳矛盾、处不来的奇葩亲戚,但感情是需要长期经营的,幸福是携手争取来的。婚姻形式或许不同,并不妨碍我们取其精华——民主协商、契约自治、平等尊重。幸福就好,谢绝围观!


  • 黄河新闻网手机版

  • 黄河新闻网官方微信

  • 山西省委社情民意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