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黄河专题> 胡律师说法
【胡律师说法】央视记者卧底暗访背后,隐性采访要有分寸
2021-03-23 11:39:01    来源:黄河新闻网

今年央视3•15晚会曝光了一批侵害消费者权益的典型案例,节目的成功离不开记者的艰辛付出,“幕后英雄”的故事同样精彩动人。

为揭露某二手车交易平台欺诈消费者的内幕,老K(化名)孤身潜入该公司,从销售做起,直到成为高层“二把手”才拿到关键内部资料。镜头前的老K在变声器保护下诙谐生动地讲述他的经历,堪比现实版《无间道》。

大众好奇心满足之余,记者卧底行为的合法性问题也值得我们关注、探讨。

调查记者有权卧底、暗访吗?权从何来?

调查记者与条线跑口记者不同,他们是新闻媒体发挥舆论监督功能的参与者,是直面问题、激浊扬清的无名侠客。揭丑求真使得调查记者承受来自多方压力及阻力,时常身处危险境地。

新闻记者的采访权、报道权源自宪法中的公民言论自由权利,新闻媒体作为公民行使言论自由与知情权的主要媒介,受法律保护。但这并不意味着知情权是无限的,也不代表记者可以随心所欲。

《新闻记者证管理办法》:各级人民政府及其职能部门、工作人员应为合法的新闻采访活动提供必要的便利和保障。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干扰、阻挠新闻机构及其新闻记者合法的采访活动。

《中国新闻工作者职业道德准则》:严格遵守新闻采访规范,除确有必要的特殊拍摄采访外,新闻采访要出示合法有效的新闻记者证。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国家鼓励、支持一切组织和个人对损害消费者合法权益的行为进行社会监督。

《刑事诉讼法》:任何单位和个人发现犯罪事实和犯罪嫌疑人,有权利也有义务向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报案或者举报。

隐性采访的尺度

调查记者卧底采访,专业术语称为隐性采访。记者隐瞒身份与目的,在采访对象不知情的情况下使用特殊设备隐蔽获取新闻素材。记者主动介入事件过程,有时候扮演受害者,有时候扮演合作客户,有时候担当员工。晃动的镜头、暗淡的光线、嘈杂的声音,第一人称带来的真实感是显性采访不可比拟的。

隐性采访,特别是参与式暗访或违背记者职业道德。2005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舆论监督工作的意见》,《意见》提到,要通过合法和正当的途径获取新闻,不得采取非法和不道德的手段进行采访报道。新版《中国新闻工作者职业道德准则》亦提倡通过合法途径和方式获取新闻素材。

记者暗访冒着很大法律风险。公安部《禁止非法生产销售使用窃听窃照专用器材和伪基站设备的规定》明令禁止自然人、法人、其他组织使用微型针孔式摄像装置。暗访拍摄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侵犯他人肖像权和隐私权。

2019年7月27日,四川电视台新闻频道播出记者暗访按摩店,曝光色情服务。节目播出时因审核把关不严,出现了令人意想不到的不雅画面。事故发生后,电视台称视频由“线人”提供,画面中的裸体嫖客并非记者本人。

记者伪造身份潜入涉事单位,如果签订劳动合同,有义务保守商业秘密,这与暗访目的截然相反。

2015年高考,南方都市报派记者卧底替考组织,充当“枪手”亲自作弊,借机成功揪出高考替考产业链。

你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你,然后纵身一跃融入深渊。记者参与式暗访涉险其中,不惜以身试法获取证据,有时候甚至“钓鱼执法”诱导犯罪。手段恶,结果善,结果正义能否大于程序正义?

如何保证调查记者隐性采访合乎伦理与法律,目前业界公认至少应满足以下条件。

1 公益。当公共利益正在遭受严重侵犯。如地沟油事件、三聚氰胺事件。

2 必要。当记者穷尽正常采访手段,不暗访就无法收集材料,不卧底就无法了解实情。

3 适度。行事点到为止,只要取得初步线索即可脱身,不深度介入不法事件;不得“钓鱼执法”诱发无犯意的人犯罪;切忌入戏太深,参与犯罪,尤其是毒品犯罪。

4 程序。严格履行申请报备程序,经主编、制片人书面签发方可进行。取得的线索、材料要通报、提交给有关部门。

5 保护。记者随时注意自保,保护无关人士的肖像权、隐私权、商业秘密不被侵犯、泄露。

隐性采访取得的材料能否作为证据使用?

个人认为,媒体可以为政府部门提供线索,取得的素材不宜直接作为证据在司法程序中使用。

1 刑事案件

首先,记者没有侦查权,越俎代庖名不正言不顺;其次,公安机关只有在办理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重大毒品犯罪时,经过严格批准才能使用技术侦查手段,且根据刑事诉讼法,侦查机关以威胁、引诱、欺骗等非法方法收集的证据尚且要排除,更何况记者非正常途径得到的证据;再次,如果给“拿来主义”开方便之门,允许由记者充任侦查工具,等于侦查人员可以变相突破“禁止非法取证”的约束。

记者采访取得的材料属于私人取证,我国法律对其证据能力没有明确规定,刑事司法实务中也尽可能回避这一问题。

发生于2009年的“地质调查院干部卖假报告牟利”案曾轰动一时。广东电视台《社会纵横》栏目记者根据举报,前往广州市地质调查院暗访,经人牵线搭桥,该院原质量审核部部长罗锦华向记者出售虚假地质灾害报告单。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认定,罗锦华构成滥用职权罪。最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零二个月。

法院认为,罗锦华并非被动出售虚假报告单,而是为获取利益积极实施该行为,记者不属于引诱、教唆的“钓鱼”行为。一审判决时,法院称“数名记者采访报道与本案有关的事实行为并非本案的证据”,排除了记者采访取得的证据即音频、视频和报告单。

2 行政执法

持有行政执法证件的人员在职权范围内可以依法调查、检查或者收集证据。如《上海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条例》明确未取得行政执法证件的人员,不得从事行政执法活动。

记者不能代替行政执法人员调查取证,只能提供行政违法线索。

3 民事诉讼

民事诉讼原被告双方地位平等,谁主张谁举证,不像刑事、行政案件中公权力法无禁止不可为,私人取证则法无禁止即可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106条“对以严重侵害他人合法权益、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或者严重违背公序良俗的方法形成或者获取的证据,不得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根据”。

记者在公共场合偷拍偷录取得的材料,只要目的正当、方法适度,虽有程序瑕疵但并不“严重”的,民事诉讼中可以认定为证据。

调查记者为人民立命,为时代立心,当他们探寻真相,追问到底时,渴望的回报一定不是观众读者猎奇心理的满足,而应是正义得以彰显,社会得以进步。正确发挥新闻媒体舆论监督作用全凭记者一腔热血是远远不够的,立法明晰记者隐性采访的权责边界才能让法律风险可预测可防控。


  • 黄河新闻网手机版

  • 黄河新闻网官方微信

  • 山西省委社情民意通道